物流指闻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69|回复: 1

圆桌讨论-城市共同配送的难点和途径

[复制链接]

206

主题

218

帖子

6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653
发表于 2015-4-30 13: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racy :上午讨论的是共同配送的话题,时间上的共同配送,上午下午把运力资源充分利用起来,还有空间上的,一辆车给好几家客户做共同的配送,还有一些就是一些企业怎么从第三方的角度长期的去做协同共同配送。大家讲来讲去,如果做同城能够做到优化的话,我相信共同配送是一个比较好的途径,通过优化使用运力资源,才有可能系统性降低成本。所以我们先从这个话题做一个切入,针对这个话题我想这样子安排,是不是每个嘉宾先做两分钟的观点阐述,谢谢。


易流副总裁 黄滨: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Tracy,感谢物流沙龙!大部分是做同城配送的直接做一线操作的,我在这个领域,一直在物流行业摸爬滚打了九年,但我们的公司没有直接做物流业务,更多的是在给不同的物流企业提供服务,在这个过程中再加之我自己职业的特性,我一方面在做一些研究做企业,实际上我对物流,对这些事情的看法,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一定程度上来讲跟我们实操的人感受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旁观者的一些眼光有的时候会给大家一些帮助。刚才Tracy提到共同配送的话题,我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话题,这个话题为什么会存在,其实核心问题是资源的有效利用问题,这个过程中我们观察到的是我们城配企业要在共同配送环节上做,核心问题是你的管理基础要能上得去,你要有能力很高效地把来自不同的客户的需求订单转化成业务操作订单,如果这个环节你不具备很强的操作能力的话,你的共同配送的过程是很难完成的。所以Tracy提到这个观点,我两个考虑,第一个考虑是共同配送本身之所以会出这个问题,核心问题是要进行资源的有效利用。第二,对于大量的城市配送企业要做到共同配送,很基础的一点就是要提高自己的管理基础能力,特别是信息化能力,在这里特别重要的一点是有能力来整合不同的客户单进行合并,整合成你的运作操作端,如果这点能力不具备的话你可以想象这个场景,你想做共同配送,你想通过几家合起来做得更经济一点,但是你没有能力很好地把它的需求单进行合并,做完以后把业务进行拆分,这个能力没有的话,实际过程中这个事情没有办法落地,这是我的两个看法,谢谢大家。


Tracy :江总在做城配的新的模式过程中的感受,您有什么样的观点或者考虑?


速派得CEO 江镇:我在讲我的观点之前首先想表示一下,实际上我不是一个单纯的互联网人,是对传统物流的各位大佬包括这个行业存在基本敬畏之心,我做这家企业之前,一千人的规模公司做CEO,有了感触才做这个事情,这是一个前提。第二,我想回到刚才讲的这个问题上来,共同配送,我非常赞同黄老师刚刚的观点,在他的观点之上我讲三点,共同配送我们要解决第一个问题,就是信任机制的问题,或者叫信任的基础,因为共同配送这个事情需要解决两个层次的信任,第一个层次的信任是我们共同配送的客户和客户之间的信任,因为共同配送肯定牵扯到所有信息的连通,比如沃尔玛和家乐福,我们需要把它做共同配送,他们两个人的相同品类,他们这些销售方面的数据是不是愿意去共享,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信任的层次是我们的客户和我们去做共同配送的企业有没有这样的公信力,或者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去做背书。所有这些共同配送的东西到了你这儿来能不能给他送好,服务能不能达到他的要求,这个是需要去考量的,这是第一。第二个大点,我们除了信用之外,还存在着技术,共同配送这件事情理论上听起来很简单,大家想得都很美好,我们只要把所有零散的需求整合在一起,我就可以利用物流的规模化效应,但是怎么样去整合这些需求就是个大的问题,需求整合完了就完了吗,它还需要优化,怎么去优化,到底优化到什么程度算是够了,这又是问题。所以我个人觉得在这个地方我们有很多的文章可以去做,这是技术。第三个方面,我觉得我们需要去考虑在共同配送方面是运营,因为我们无论这个技术做得有多么好,怎么样去把所有的公司都忽悠到我的平台上来,最关键的到最后落地运营的还是我的那些司机和我的那些员工,怎么样在客户界面上保证我的服务一致性,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或者说这是一个值得大家去花大力气解决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在做共同配送这个事情上一定是一个强运营强地推强技术的三强的东西


Tracy :我在这里做一些记录,等下还可以分享出来。请小辉和我们分享一下。


京东O2O物流规划总监 罗辉林:我觉得共同配送这个词不是一个新的词,其实从很早以前如果一个商行能够从村里既能买到米也能买到其他的干鱼;一个供货商,给一个蚕丝铺供货,给一个米铺供货,他就是共同配送,共同配送本身核心的目的就是提高我的运力的使用率,这个运力既可能包含一个人,也可能包含一辆车,对于车来讲很明显的一个指标就是我的装载率是什么样子,在我一次行驶路程当中怎么提高在单位路程上的载货率,这个负载率是什么样子,其实就是这样一个指标,我们做这么多去抢这样的业务单量,目的就是通过提高我在单位路径上的这样一个负载率降低每吨/公里的成本。但在这个里面,是有竞争的,只要有不同的企业,就存在大家之间去抢货源的问题。我在京东提众包的时候,就是三个关键点,抢单抢钱抢运力,对于货运app也是这个样子,所谓抢单就是抢业务量,抢钱就是抢投资。抢运力就是抢规模,谁能够获得更大的资源。任何一个组织者任何一个主体方在去抢单的时候在去抢运力的时候就违背了要做共同配送的这样一个宗旨,但是商业本身就是竞争,只要能够在我的组织范围之内,我能够把我每公里的这样一个负载能力提升了,那么我就比别人要更优化一点,我的共同配送这个能力就做得更好一些。问题来了,怎么样能够抢到这些东西,能够在市场上占得这样一个根本的核心竞争能力,这个是我们要去研究的一些内容,要去探讨和做到的东西。能够获得更大的业务单量,能够获得更大的运力是我们去实现共同配送的一个基础,但是怎么样做好它,我们这些用IT思维或者互联网思维去解决物流核心问题的一些探讨和方法,目前还没有形成更好的商业模式,大家都在这个状态当中,传统的基于IT系统所做的订单有,但是这个负荷率不是特别高效,可能在下一波互联网应用之后会让核心竞争指标能够获得一个台阶的提升,我认为只能够获得一个台阶的提升,不能够得到根本的解决,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江镇:我刚才留了一些话没说,共同配送到最后就是讲车辆的综合利用率,满载和空驰,当然也是按照小辉说的这个情况进行计算,如果说要把一个车辆的运力综合利用成本降下来,综合利用率提升,一定离不开一件事情,叫做交易单元最小化,我今天上午已经说过这一点。如果交易单元是一辆车的话,怎么样去用它都不会使得综合利用率降低,哪怕是你有一万辆车,每天一万单,一辆车只运一单货这是没有用的,我们要把这件事情辩证化地来看一下,这个地方很重要,是我的一个观点,如果不能把交易单元最小化,像积木那样拼凑起来,那么共同配送是做不起来的。


北京小红帽总经理 王耀弘:他们讲得都太深了,听不懂,大家留意一下台上说过话的嘉宾,我们上午的四个人戴眼镜,下午四个人不戴眼镜,我刚才观察的,我不去跟你讲道理,我给你讲案例,是屌丝的方式。说到共同配送我刚去小红帽的时候,我的前任是刘老师,他说肯定能拿到共同配送的项目,有政府关系,给我说的心怀希望,后来发现就没了,小红帽所谓的政府资源也挺扯的。怎么高蹈的,韩国把好多件放在一个地方统一去配,这样的话可以减少火车进城,快递协会就在北京搞这么一个事,让几个大的快递公司每人出500万,公司前期资金有几千万,无所谓,快递公司这些老板挣的钱多,很快这个事就搞砸了,我觉得这个事不是不能搞,我感觉搞的团队有问题,这是一个案例,就是小件的配送。还有一个是大一点的,有人在烟台把快消品,可乐、水那些东西及经常能见到的快消品全部集中起来放到自己的库里给小的商户字配送,以前老在说概念什么叫共同配送,后来我看了那个模式之后觉得这个模式挺好,很有意思,而且它做得也不错,最近从政府那儿拿到了一些资源的倾斜,据说要建新的基地,包括互联网思维的东西也在往外出,操盘人也算老乡,那个叔叔五十多岁一直有这个想法,儿子也二十五六了,马上要上位了。我只是讲两个所谓共同配送案例。


原邮政上海研究院软科学中心副主任 蔡伟阳:我还是这句话,不知道物流什么情况,我补充一点快递的情况,其实共同配送我觉得是个伪命题,在我们快递,什么叫共同,我的认识就是客户跟客户之间必须沟通起来,串起来才叫共同,比如我跟王总,我今天晚上约他吃饭,我们算共同进一个餐厅,算共赴一个宴,如果我们分别进了这个餐厅,我跟他没有联系,那怎么叫共同?所以这首先是个共同。从快递行业的实践来看,所谓的共同其实分为三个类型,第一个就是政府主导的,政府喜欢搞基础建设,喜欢搞得很大,然后把企业拉过来,就是前面王总举的那个例子,北京邮政管理局局长倡导的那种,但是砸了,绍兴也搞过也砸了,政府主导的共同配送没一个玩得转的,违背市场规律。第二,行业联盟型的,我们都做这一块,我们都要去那个穷地方或者要开一个路线,谁也别开了,我们一起开,好,谈,一起开,现在国家提出一个战略叫向西向下向外,都要求很多的资源,大家一起干,这个理念很好,但是实践里面我们没有看到干成功的,都是会上开会的时候说得很好,背后真要团结不那么容易,为什么,市场经济。第三,其实共同配送这就是第三方的概念,同时服务于几位客户,其实就是第三方的概念,从共同配送我们快递业来看,我觉得是个伪命题,不存在共同这两个字,要从实践来看我个人反正是不那么看,这就是我的观点。


Tracy :我有一个问题,在我想象的场景中,快递行业里边比如现在有很多楼,其实有很多个快递公司每天都上上下下,不同的快递公司在上上下下,我一直在设想一个场景,一栋楼里边其实只要有一个第三方或者有一个点负责,其他公司都派到楼下边,有一个点负责所有的配送其实就可以了,这个是不是算一个共同配送,在快递行业里当然我们是到最后一百米了,这个怎么去理解?


蔡伟阳:我定义共同里面它比较共同,最多算专业的运营商,并不是三通一达加上顺丰专门为小群体服务,天生根据市场需要出来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在他那个配送的平台上我韵达就是韵达,申通就是申通,申通不跟韵达发生关系。你们这种模式其实对你们要求很高,因为现在做这样一种配送,本来个性化的各个企业自己所拥有的产品特性均衡化,本来顺丰很高级的,现在做得跟那个一样了,除非他能够做到产品在他那个体系里面产品的多元跟层次化,满足不同的客户的要求,否则这个共同不会长久的。


Tracy :李总刚才主讲的时候还是稍微收了一点,圆桌讨论可以跟我们多聊一下。


快货运副总裁 李海明:我承接前面几个前辈说的话,我认为中国目前提共同配送,大家都是弄潮儿,太早了,早的一个重要的缘故,当然市场是一个比较大的趋向,就跟刚才雪峰老总也提到过,当你没有这个基础的时候你来谈共同配送确实早,但是要不要有这样的人来做,我觉得在我们这个论坛里面一定要有这么多人来做,因为没有先行者,后来者付出的代价会更高。当一个行业的基础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如果全国只有两条高速公路,ETC一定没有市场。如果没有集装箱,那么全世界的船运公司是连不到一起的,码头也没有现在这么兴旺,它一定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基础,我们现在就是因为这个基础不稳固,所以雪峰老总提到共同配送很重要,罗总也提到共同配送是伪命题,因为在目前这个问题非常正确,我非常赞同,这个事情总归有人要来做,从哪儿开始做,你说全国铺柜子,谁也铺不起,算算全国不用说别人的,华南的几个地产商巨头那些人要把柜子全部搞起来的话,那是过百亿级的投资,好像现在风投还没有超过过百亿级的,怎么办,一定要找一个方式和方法,能够把这个东西集约到某一个领域,他愿意先吃螃蟹那就先试试,因为总归有人要先吃螃蟹的,他吃到螃蟹是扎到嘴流了血还是他觉得吃到了美味的肉,我觉得是这个样子,一定有更聪明的人解决这个更聪明的方法,嘴上说谁也不服谁,那就做起来试试。通过市场,一定会优胜劣汰的。按照市场经济规律一定有一个先试水,被认知然后再爆发的过程,我觉得现在我们是在认知过程完了以后,已经教育完市场,进入到一个低谷的状态。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路的时候,一定是从局部慢慢延展开来,我认为它是一种趋势,需要所有的人共同来努力,只要我们有人愿意结合起来,不愿意分享的人肯定有自己的盘算打算,愿意结合的人如果愿意联合起来就会发展得更快。


Tracy :说来说去还是要通过市场检验了,行业里需要做讨论跟推动,我们搞了一个这样的小会,现在可以去做沟通,业务上就会做一些联系,我相信我们沙龙在做这个活动,不是说给自己打广告,对行业稍微做一点小小的推动。


国药物流运输事业部副总经理 韩雪峰:说一下我的观点,可能跟前几位都不太一样,我觉得现在谈共同配送就是一个假繁荣,挺虚伪的话题,为什么?因为我们连温饱还没解决,温饱没解决就说我想去哪儿旅游,不现实。空中楼阁这个事我一直都不太赞成去做,可能我在底下做的时间太久了,第一,我对于共同配送在现在的环境去讲,它只是虚假的。第二,我认可是趋势,在认可趋势的时候我们要知道什么叫共同配送。我们共同陪送难道只是为了解决我的运作的效率,节约我的运作成本吗?可能还有节能减排乱七八糟的符合国家策略的,但是这里面国家政策,我们低头做事还是抬头看天。第二就是我要讲这个,共同配送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要知道共同配送的主体是什么,很关键的。今天在座的比如我说何总、江总、李总,我们都是跟城市配送有关联的,今天我们开会讨论了,你看大家都热血澎湃的,哥四个你们干了呗,做个共同配送给我们看看行不行,我告诉你,你们四位说行,回去都不带干的,投的钱都是有收益的,凭什么跟你们四个玩,不可能的事情。第三我要说的是共同配送指的是在同城、同类型、同线路才能去送,你往东我往西我们怎么送?一定是线路、同类型的。你说你拉的是塑料大包我送的是药,我们俩能走到一起来吗?不能走到一起来。食品有食品的配送要求,我做便利店的,我做超市的,我跟超市的有这些共同的点。所以一定是同类型、同城、同线路有共同需求的人,这里面共同需求的人一定不是一个直接的竞争者,如果是竞争者,有了竞争关系大家合作就很难,要不就坐下来把利益说清楚。最后我要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在商场上,只有永远的利益,当我们达到利益的时候,我们所有人会走到一起,当你发现做共同配送,我跟何总做,云鸟赚了一千万我赔了一千万,我跟你玩吗?不玩。我告诉你何总一千万分我五百万,你干吗,凭什么分给我五百万,这就是在做共同配送,大家永远会送到这个东西。我不是泼冷水,我这个人一般的情况下,刚才讲挖坑,我这个人不算挖坑,往往是我掉下去了告诉别人别踩了,我在上面站着呢。可能是有点打击,目前现状是炮灰和棋子在当今都是有意义的,谢谢大家。


云鸟运营总监 何晓东:我讲两点。第一,我觉得关于共同配送的话题,其实炒了很多年,原来都是以政府主导的,但是事实的结果大家看到了,理想不理想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所以说这个概念太大,并且没有市场化,这是我表达的第一个概念。但是我的确感觉到我们这个共同配送在市场化的前提下逐步推进,为什么,比如刚才郭总也讲到你好像在做这方面,我举一个O2O的例子你就很容易理解,其实在各个细分行业中开始出现了共同配送,比如北京人都知道有一个新发地,很多人批菜都会去那儿批,但是有了农产品O2O企业,他不会去新发地,他直接租一个五环或者六环外的大库,把他主要农产品从源头往这个大库运送,这个大库是不是逐渐形成共同配送的前端雏形了?


Tracy :盛总是海底捞的物流总监。


海底捞物流总监 盛若波:我自己来介绍,我在讲这个话题之前还是稍微花一分钟做一个有广告嫌疑的自我介绍,我有两个身份,一方面我是负责海底捞的物流,另一方面海底捞成立了一个供应链的公司,这个公司事实上是在给包括海底捞在内的做供应链的服务,也就是说如果在座真的有餐饮企业的话,有供应链物流需求我们可以做。我想先说这个原因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共同配送,事实上从配送的资源上来说,共同配送就是为了共用资源,从资源上来说我觉得前面几位老总们都说得很多,我想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个问题,其实因为我也是从最开始就做物流做了十年了,我也是屌丝级的,从最底层开始做起。事实上对于市内配送来说,我们为什么要提到共同配送,无非也就是要提高它的性价比,除了服务这些软性的东西之外,其实很多人看中的还有一个就是价格、成本,对于市内配送来说成本的花费到底在哪点,无非就是两点,比较简单,距离和时间,它决定了一辆车的成本是多少,在这点上如果我们要做到共同配送的话,我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某一家餐饮企业很想跟我们一起合作,说来我们一起玩吧,你海底捞多大的盘子,我们一起配送吧,可是对不起,他的库房在北边,我在南边,这没法玩,玩不到一块去。还有另外一家企业,他就在我的库房旁边,没问题,可是我说我海底捞是在晚上送货的,他说不行,我必须早上六点钟送货,也没法玩。还有另外一家企业,他说我的时间也跟你一样,我的地点也跟你一样,但是我还是没法跟你玩,我海底捞的量太大了,我一个店一个车,没东西跟你共同配送。所以共同配送我们只讲了前端资源的获取,我们可以通过平台,通过众包的方式去获取,这个没有问题,这个是资源端。但我想延伸一点来说,其实共同配送要把它真正的开花结果能够做到的前提是在它的后段,也就是说我能不能够形成一个共同的集散中心,那么这个也是海底捞集团在这几年一直想做的原因,也就是我说我为什么要先介绍一下我的身份,我们在做餐饮供应链的这么一个平台,我们希望我们能够搭建这么一个供应链的平台,能够整合多家餐饮企业进入到我们这个中间来,那我们共同拥有一个仓库,共同拥有一个基地,甚至再往前端来说是我们甚至可以共同地拥有采购的行为,以这种方式来集约化整个资源,在这种前提下我们是有机会去做一些共同配送的工作的。所以我想从这个方面来说一下共同配送,谢谢。


韩雪峰:这个也不算什么商业秘密,前段时间我去参加国药的会议,国大刚刚收购了一家企业,全国连锁400家药店,找我们探讨的话题就是如何实现这400家药店融到共同配送体系来,要我们给他配送,前提有几个东西是不能动的,第一整合期间不能在共同的同一个库房,整合期间第二采购权分别管理,原先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第三如果实现共同配送,两家公司的药还有一些不一致的,有重叠的好办,不一致的怎么存放。我当时琢磨半天这三个话题对我来讲挑战非常大,刚才我讲配送的主体。为什么说我们在上海能实现药品的统一呢?因为我们采购是集采,仓储是集配,只在一个仓储完成,而后面向全上海开始实现药品无盲点的配送,这里面是有前提条件的,但是这里面举个案例,如果有去参观过沃尔玛的,沃尔玛在中国发往各地的所有关键性的,干线能实现这个,但是到一些零散的实现不了,还是分散的配送,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我们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去想这个话题,难度是非常大的,海底捞最有秘密的是除了员工的企业文化以外,我相信它的一些材质也是有秘密的,如果实现共同配送,在库房里同时放着,我家锅底配什么料我也能来,比例不一样,还有什么秘密可言,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我们的上游,永远记住一点,我们没有话语权,因为你决定不了上游的想法,你决定不了下游的想法,你想整合下游前提是你能给下游带来什么利益,你想说服上游是你能告诉你给上游带来什么收益,这是关键的一个话题,如果这两个都解决不了的话,我建议的就是跟我来吧,老实地做药品配送挺好,谢谢。


易流透明管理研究院院长 南兴军:我补充一下,23岁的时候我是一个仓储管理员,每天他们送货的时候要给他们搬货,这样做了六七年的时间,搞物流搞了十几年,后来跳出物流但是服务物流。今天我跟大家要说什么,听了前面这几位行业内的大佬说了,我都没什么话可说了,但是有两个感觉,第一是只有在计划经济里才有共同配送,第二,每个人都在做共同配送,很矛盾的一个话,为什么这样说?通过刚才大家痛点是什么,计划经济的时候全国一盘棋,所有的运力资源所有的需求可以在一个平台上完全进行有计划的整合,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这三十年已经把它推翻了,我们证明它不对。为什么说每个人都在做物流共同配送呢?当我们做物物交换的时候很痛苦就发明了货币,当我们想跟远方的人做交易的时候就有了商会、商业,后来发现商业很复杂,物流就单独分出来了,现在物流又分成干线的物流、城市配送,城市配送将来可能还要分,我想物流实际是一个树状结构,它的需求来自于它的根,它有很多根须,有很多客户,物流公司把所有的需求集合起来,然后做计划,做统一调度,最优的线路规划最后送在每一个事业上去,我不知道这种比方对不对,其实每一家公司都是一棵树,我们都在做,同时在为好多客户服务,也在为好多客户的客户做服务,这就是共同配送,只不过我们都是觉得我们的业务太少,所以觉得我们的资源利用率很低。当你的客户足够,全国所有客户都是你的客户的时候,你随便怎么玩,就是共产党一家天下的时候。但是我们知道不可能达到那个状态,市场有竞争的时候,大家都是一棵互相竞争的树,如果这两个树觉得我们两个合题算了就合成一棵树,这就共同了。再说一个末端,我原来跟很多专线的老板打交道,专线大家在一个场地里面装货,你是北京线我是上海线,事实上他们当然是可以合作的,但是他还是合作不了,我给他们出主意,实际上他们两个客户重合度很高,因为他们两个关系本来就好,我说哥们那个客户我介绍给你,上海线你做了,我做北京线,他们提货的时候还是自己派车去,每个人派车拉货,没办法,我觉得这个可能还是除了他们的意识以外,更多的可能是信息化做得还是不够,他们没办法去很好地协同,我简单说这些。


Tracy :我们转了一圈大家表达了很多观点,黄老师要赶飞机,希望黄老师在走之前再根据这些嘉宾的观点做一些碰撞,再做一些总结好不好?


黄滨:其实我刚才听了一下诸位嘉宾的观点,听来听去凡是实操的都认为共同配送是扯淡的事情。我要说的一个观点是我们不要完全用我们已有的经验去看待未来的世界,这是我第一个观点。今天我们来碰撞,我们要用新的视角来看问题,实际上为什么说以前计划体制也罢,政府主导也罢,共同配送没有做起来,我觉得是手段不具备的问题。我跟成都物流办交流,不是说他不想把事情做好,也不是计划体制政府推动的都是很乱七八糟,至少咱们享受高铁就觉得中国高铁是计划经济的一个成就,所以它只是一种手段而已。我要表达的意思是我们有必要用现在自己的经验去看共同配送现在能不能做,周边的资源能不能做,我觉得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任何的商业都是在解决用有限的资源去做更多的事情,这是一个商业的本质问题。只有做到这一点,你才能实现你的价值的回归,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回过头来看,我们在这个领域我们有没有办法来提高我们资源的利用率,这是一个问题的出发点,这个情况下如果我们用这个逻辑来思考的话,现在物流行业从业的这些人员,我们来思考怎么来提升我们的效率,共同配送只是提升效率有可能的方向,我们不要去否定它,我们想我们怎么利用这个手段。还是回到我刚才讲的我的看法,我们太需要来彻底提高我们整个信息化的水平,我们也不要给自己贴标签,我是互联网的企业,我是屌丝的企业,我是摸爬滚打的企业,我们要用未来的趋势引领自己现在的判断。所以我要给自己的看法是,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去下结论,究竟共同配送可不可以整合,我们要下的结论是我们要想办法来提高效率,想办法来提高效率的情况下共同配送,或者社会资源优化是思路的一个方面,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我觉得是我们所有的物流企业的老板都要来考虑的怎么提高效率,这里我个人认为我们太需要来夯实我们的管理基础,夯实我们的信息化基础,夯实我们的透明,夯实整个供应链环节中所有主体能够真正地拿到他该拿到的信息。其实很多事情的问题是信息不透明的问题,因为信息不透明所以很多事情没办法往前推进。如果不能推行这种基础的话,再过五年十年回过头来看,可能我们已经进入到另一个发展的阶段,但是我们整个操作水平还是很低。我觉得在那个时候回过头来再看的话我们这种企业会被趋势所打败。


Tracy让我做一个总结,每个嘉宾都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我们应该用趋势性的眼光来看,就是一句话怎么来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信息技术是非常重要的手段。其实互联网的人杀到物流行业里,他凭什么杀到互联网,凭什么杀到物流行业打败传统的人,第一是他找了好干爹,互联网的手法有大量的钱,可以来烧钱,互联网基因背后最根本的是他一上来习惯用信息化手段,拿什么免费,搬东西,这个东西一定是信息化的手段来做支撑,所以背后他的力量一个是钱的力量,第二个是他本身骨子里一上来搞系统的力量。所以我们现在来看,包括我们去年看很多app死掉,很多人在嘲笑,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么一些人他用另外一个行业的新的理念冲击了我们这个行业,这个我觉得是最重要的,至于说潮水退下去了他在裸泳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个行业传统的人应该思考在这个情况下怎么去应对。非常感谢Tracy给我这个机会,说到底跟上趋势是最重要的,凯文凯莉讲过未来一切都会透明,物流之所以很多事情做不下去,或者推进得并不好,整合不起来,还是信息互通的基础不具备,但是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个就是我们整个行业进步和企业进步的着力点所在。我就分享这么多,谢谢。


Tracy :我们探讨共同配送,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提升利用效率,提升资源的匹配程度,一种是共同配送,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是不是有新的业务模式,所以我们下边去探讨一个话题是新的业务模式,在这个活动环节我们再邀请一个嘉宾上台,请我们沙龙的创始人谭永刚,他跟很多做互联网企业做运输的打交道比较多,所以我们听一下大水,在物流圈里都称他水哥,我们从新的模式这个话题做一些切入。



854.jpg



敬爱的读者朋友:本站内容均由会员自由发布,不排除信息版权归属争议以及信息的真伪,如有冒犯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在48小时内进行处理。 投诉邮箱 76400448@qq.com ;afashanxi@126.com 联系QQ:76400448,93600809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8-9-13 16: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热门推荐:
http://wh.xhd.cn/ksjq/sat
http://wh.xhd.cn/gfxy/
http://wh.xhd.cn/topic/yasisem/
敬爱的读者朋友:本站内容均由会员自由发布,不排除信息版权归属争议以及信息的真伪,如有冒犯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在48小时内进行处理。 投诉邮箱 76400448@qq.com ;afashanxi@126.com 联系QQ:76400448,93600809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广告申请|物流指闻 ( 陕ICP备15001387号 )

GMT+8, 2018-11-16 21:38 , Processed in 0.077977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物流指闻 X3.4 Theme by 阿发工作室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